首页
 
天津市河东区卫国道199号金册大厦9楼901-903
022-246723519
022-246723519
xysh2017@126.com
300011

时政要闻

小女人 大梦想

来源:未知点击:时间:2019-03-15 10:27

王建林

她95年到天津创业,组建工程队参加平改,后成立兆林房地产公司、威鹏投资公司、津蒙能源公司,进入建设、开发、投资领域, 被称之为商界巾帼。近年她参与国企混改,将中铁国建 ( 天津 ) 房地产开发公司、中铁国建集团弟一工程局、第八工程局收入麾下,迈上了创业大平台。她是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常务理事,天津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

小女人 大梦想

——记中铁国建(天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湖北兆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中铁国建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董事长 王建林

人人都有梦,各人梦不同。

她,从大山里走来,张开梦想的翅膀,踉跄蹒跚,阔步前行,奋起飞翔, 飞出大山,飞向憧憬的远方……

她,皮肤白皙,皓齿明眸、匀称的身材、精致的妆容、得体的着装、质朴真诚的微笑、举手投足间既透出事业型女人特有的大气干练,又难掩楚国女儿的聪慧温婉。虽已年过不惑却依然绽放着青春活力及散发着成熟女人的温婉馨香。

一九七零年农历十一月初九(冬月初九,农历的节气——大雪),在湖北襄阳谷城的一个小山村里,窗外飘着鹅毛大雪放眼一片洁白,临近子夜时分,山村一对教师夫妇的家里传出的嘹亮的婴儿啼哭声划破了山村的寂静, 当接生婆说到:“王老师、王奶奶恭喜您家喜得千金”时,王老师心情复杂面无表情地接过了刚刚出生的她,当父亲看见她粉嘟嘟可爱的笑脸和睁开的双眼时,父亲脸上终于绽放了笑容,并用长满胡须的脸亲吻了她一下,算是对她的到来表示了欢迎,而她裹着小脚的奶奶在口中嘟嘟了一句:“又生了一个丫头”后,便拄着龙头拐杖走出了她父母的卧房(懂事后她听母亲口述), 在当时那个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时代,她很庆幸她的父母并没有嫌弃她,而是给她取了个男孩子的名字——建林,父亲希望她将来长大后像男子一样建功立业;做一个如林下之风般知性娴雅、美丽大方的女子。

每当谈及她的故乡时,她的眼里充满了游子对故乡的那种牵挂和眷恋,言辞表情中总是不经意间流露出她对故乡的浓浓爱意和美好回忆:她儿时生活和学习的那座小山村背后靠着大山,门前淌着小河流。那里有很多的溪流、小河和堰塘,小时候扎着两个小羊角辫的她经常在把水牛撒在田埂、路边或河岸吃草时,时而坐在小河边把小脚丫伸进水里低头看水中的小鱼游来游去;时而坐在河岸边的青草地上小手托腮沉思遐想;时而躺在青青草地上看天上的白云飘荡或手捧着冰心、张爱玲、琼瑶、金庸、古龙等那个时代作家的小说看到天色渐暗时才将书本合上看天上的晚霞和火烧云;时而骑在宽厚的水牛背上边唱歌边遥望家里升起的淼淼炊烟寻烟而归,听到此处我的眼前仿佛展开了一副美丽的乡村画卷:一个活泼可爱长着一双天一样湛蓝、水一样清澈眸子的小女孩, 她躺在草地上坐在小河边做着那个时代少女天真纯洁的梦......

那时候的农村没有电视更没有网络,唯一的精神食粮便是看书,她与小山村同龄的女孩儿不一样之处在于她的父母是这个小山村有文化有学问之人。父亲教高中,母亲教小学,那时她家里有一台脚踏缝纫机,母亲下学晚饭后及周六日给孩子们及乡亲们缝制新衣,换取微薄的收入贴补家用。有时候母亲会将给别人做新衣时剩下的块儿稍大的布头拼接成新衣给孩子们穿。所以,小时候的王建林基本不缺新衣服穿。父亲闲暇时爱下象棋、爱吹箫、爱看书、爱写毛笔字,那时每当夜幕降临时,她家的土坯房里就会传出父亲时而悠扬、时而呜咽的长箫声,那时的她是父亲唯一的粉丝。许多次她坐在家里的竹板木靠的椅子上,在父亲悠扬的箫声中将心飘向远方。父亲写一手好毛笔字,那时农村有句俗话:“吃了腊八饭,就把年货办”,那时家家户户过年都要在家里的大门上贴上象征吉祥的大红对联,讲究的人家还会在堂屋里挂上红纸黑体毛笔字书写的诗词(老家称其为“中堂”)以显示这家主人有文化,春联和中堂自然成了不可缺少的年货,每年刚过“腊八节”,父亲就开始忙碌起来,他自备笔墨纸张,每晚熬油点灯地给乡亲们书写春联和中堂,他喜欢将原创的春联对子写给乡亲们,中堂大多选用古诗词书写,他书写的中堂有:毛泽东的《沁园·雪》、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陶渊明的《归田园居·其三》、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等诗人的诗词,那时家里没有书案,他就在餐桌上写。一般农村大门的春联都长, 家里的饭桌是四方形不够长,这时他就叫建林来帮他平抻着春联的上一头往后扥,他再继续往下写下一头。父亲每写几个字她就要抻着春联退后一步,就这样退后几步后,一幅春联就在父亲的笔下跃然纸上......

她上小学三年级时,家里每次给的零花钱才只有五分、一毛,多则给两毛,最多时给五毛钱,那时小学一个学期的学杂费是1.5元,当时为了穿上漂亮的且不是拿布头拼接的粉红色的确良衬衣,这个九岁的小女孩第一次走上了“经商”之路。她从村里供销社小卖部找来一只木质包装箱,从家里抱出一床旧棉被和一堆旧棉花把箱子裹住后,把木箱子用塑料布包裹后订上钉子,在箱子的上方留一个手可伸进的洞口,再用毛巾将口堵上后将包装箱绑在28自行车的后座上,那时的她个子瘦小,如果坐在自行车座子上面骑行, 双脚根本就够不着脚踏板,当时她把右脚从自行车的三角杠中伸进右边的脚踏板上让自行车轱辘转半圈骑行,就这样她站在自行车上脚踏板上半圈半圈地登,终于“骑车”到了镇上开始批发冰棍儿,就这样她在三年级暑假里开始学会了做生意赚钱,批发2分钱一根的冰棍,她5分钱一根卖出,到了中午气温升高,冰棍儿开始融化,她便改卖一毛钱3根,晚上回家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将这一天卖冰棍儿的钱从脖子上的帆布军用黄挎包里倒出来清点, 那时她父母一个月的工资才不到40元,而她每天却能赚上两块多钱,卖冰棍儿赚的最多的一次是一天赚了整整11元,就这样,她从三年级到小学毕业, 每年暑假都会去卖冰棍儿,因为冰棍儿天越热越好卖,因为天越热冰棍儿越好卖,炎炎烈日下,她的胳膊、她的小脸都晒爆了皮,脖子上也起满了痱子, 但是她却在小学的每年暑假从不间断地卖冰棍儿赚钱,小时候卖冰棍儿的经历使她懂得了一个道理:只要不怕吃苦肯定就能挣到钱。

初中时,她自己知道害羞了,所以她就不再在街头在村里叫卖冰棍儿了, 改上山采药材卖钱。小山村傍着山,山上生长着各种药材,小小年纪的她就查字典按图索骥,很快她就掌握了药材的外表形状、生长习性及采挖方法, 麦冬,车前草、葛根、夏枯球、毛芽根、蛤蟆叶、蜈蚣等,一个暑假下来, 她采到的药材就卖了一百多元钱。“一条蜈蚣当时能卖两毛钱呢!”三十多年过去了,她依然清楚地记着一条蜈蚣能卖多少钱,开学那天,当她穿上用自己赚的钱买来的粉红的确良衬衣时,几乎全班的女生都向她投来了羡慕的眼光,当时她还用卖药材赚来的钱给奶奶和外婆分别买了一双丝袜和一盒饼干。那时小乡村的孩子根本就没见过饼干,孩子们想吃上饼干只能等到村里有去当兵的回乡探亲时才能带回几盒饼干给村里的娃娃们一人分一片,她凭着自己的劳动所得让她的小脚奶奶和小脚外婆享受到了在当时认为是极为奢侈的美食,奶奶也从此改变了她对女娃娃的认知,她再也不认为女孩是无用之人了,从那时她开始懂得通过自己的辛劳付出可以让自己的家人和亲人们生活的更好,那一刻使她感觉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所在。

那时她的学习成绩并没有因为去赚钱而落下,反之她的学习成绩还非常的好,小学升初中时,她还考了个全乡第一名,作文成绩还取得了满分,她终于如愿以偿考入了重点中学,上初中时村里就有学生家长慕名来请她给孩子辅导功课,教他们写作文,那时候乡亲们的日子都很艰难, 虽然都是义务免费辅导,但她也从不推辞,一有空闲她就逢请必去,那时淳朴的乡亲们就会拿出平日舍不得吃的东西给她带回家,几只鸡蛋, 一块豆腐,而这在当时可都是逢年过节才能吃得上的美食,不仅如此,帮助别人还使她获得了尊重。父母亲对她的做人影响很大,父亲曾经教育她说:“利人利己的事要多做;损人利己的事不能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打死都不能做”。父亲还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少而为之,”,父亲曾说:“要把事做好,先把人做好,做人一定要懂得感恩”, 父亲对她进行的商德及品德教育影响她至今,她不怕吃苦、乐于助人,以坚强、善良、乐观、豁达奠定了她的根基。

小时候的她曾与死神几次擦肩而过,她听母亲说,当时只有2岁的她跟在4岁姐姐的身后蹒蹒跚跚走到小河沟边,一不小心便滑进了河里,当时仅两岁的她并没有被吓傻,而是连忙用一双小手紧紧地抓住了河边的灌木,姐姐吓得大哭大叫,幸亏当时有位村民恰巧路过,一把将她拎了上来,她才幸免于难;10岁那年,在稻谷成熟收割的季节,她去自家的稻田看守已收割但却还放在稻田里晾晒的稻谷,自幼爱干净的她看见稻田旁的铁轨和枕木很干净,就挑了一条干净的枕木坐下来远远地看护稻谷,没想到她竟然趴在铁轨上睡着了,这时一列火车呼啸而来。幸亏她那天穿了一件大红色布衫比较显眼,当火车司机远远地发现了铁轨上有个红色的物体时,连忙拉响了汽笛。但是她当时因为睡的太沉了,竟然未听见火车拉响的汽笛声,辛亏火车司机快速拉下了紧急制动闸,汽笛疯狂地鸣叫着,惊动了全村在外劳作的人,其中也包括她的父母,他们当时不约而同地奔向铁路,试图去拽开她,可是当他们尚未靠近火车道时,火车已在距她仅不到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当时停车时火车的热蒸汽一下子喷到了她的身上和脸上,这时她才睁开惺忪睡眼, 这时跑在最前面的一位乡亲立即将她从铁轨上抱起,她看着呼啸而过的火车时竟然还不知道自己刚刚正经历了一次死里逃生。两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后, 乡亲们都说王家的这个二丫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则认为那是因为父母的善良上天才赐予了她如此福报。

1988年,毕业后她被分配到谷城县毛巾厂工作,1990年,她结婚成家,如若不是之后发生的事情让她不得不做出重大抉择。她的人生可能会平淡无奇,是她的大女儿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当初在她怀孕七八个月时,孕检发现大女儿发育畸形,当时医生说这孩子只有百分之十正常的可能。那时,医生劝她终止妊娠,但他们实在舍不得放弃俩人爱情的结晶。在经历辗转反侧几个不眠之夜后,为了保留这个大女儿,他们夫妻当时拉钩共同许下了一辈子不离不弃、不许变的誓言。大女儿早产,出生时她声音非常羸弱,声音细弱得像个刚出生的小猫咪。当时因为没有暖箱,我爱人就把衬衣解开将早产体轻身弱的大女儿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前。从大女儿出生近半年的时间里,当时她的体重熬得只剩不到90斤。

大女儿出院后,巨额的医药费让这个小家庭负债累累,当时不仅掏空了自己及父母的积蓄,还欠下了几万元的债务。那个年代,几万元欠款可是个天文数字,它能压得人喘不上气来,况且大女儿还需要钱继续后期的恢复治疗,于是她毅然辞去了当时被称之为铁饭碗的工作,和爱人一起在外承包工程施工,她爱人负责抓生产、质量、安全、进度,而她却跨行做起了经营与管理,那时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自己和爱人在还清债务后,剩余的钱够买一辆摩托车及盖两间红砖瓦房。

1995年秋,她将虽已4岁但尚未开口说话和不会走路的大女儿交给她母亲带,爱人带着她和年仅2岁的儿子来到了天津。当时一下火车举目无亲感觉好无助,但是她们的运气相当好,因为当时正赶上了天津“平改” 的好时机。他们带着几十个老乡,立即投身到了王顶堤楚雄道的“平改” 热潮中,当时她花30元钱买了一辆二手三轮车,每天她驮上儿子跑王顶堤蔬菜批发市场给工地买菜,晚上她们一家三口就住在工棚里,冬天到了, 工棚外面刮着凛冽的大风,让这个在楚国长大的女子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北风萧萧”。

当时25岁皮肤娇嫩的她和儿子第一次在北方过冬,那年的冬天,她和儿子的双手和脸上都长了冻疮,直到好几年以后冻疮疤才逐渐消退。工棚的石棉瓦屋顶不御寒,外边北风肆虐,屋里,她和儿子冻得打哆嗦。大风从工棚顶上滚过,呼啸声犹如呜咽,不由得让她想起了父亲的箫声,她说她很开心, 天津终于让她体会到了“北风萧萧”的真实意境。

天津的二十多年间,他们起初从王顶堤“平改”工程的清包做起,后来越做越大,二十多年间,他们先后承揽和参建了许多重大项目,一座座摩天大厦在他们的手上拔地而起,工地上时常都有她忙碌的身影:津汇广场、吉利花园、万隆花园、桃香园、千禧园……一座座大厦仿佛一株株参天大树, 在天津这座现代化城市中巍然林立,宛如城市森林,她曾参建的工程中曾经获得过六个“鲁班奖”。

回想来天津的第一年,她险些陷入绝境。来津创业之初,她和爱人领着百余从家乡带出来的农民工做劳务分包,在第一个工程顺利赚了一万多元以后,她又承揽了第二个工程。没想到在工程即将接近尾声时总包老板却跑路了,眼看就要过春节了,乡亲们都等着拿钱回家,该怎么办啊?当时的她真的是走投无路、欲哭无泪。于是,她找到了工程建设方的老总,当时她冒冒失失地就推开了这位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办公室很简洁,除了办公座椅外,中间还支着火炉,天冷,火炉边散放着几只凳子,有个人正坐在火炉边暖手。当时她并不知道他便是工程建设方那个她要找的王总,她还以为他也是来找王总办事的人呢!她进屋站了好一会儿后便也在火炉边找个凳子坐下了,这时那个人忽然抬头问她:“你找谁啊?”她说:“我找王总。”他问:“你找王总有什么事啊?”她答:“我跟你说了也没用,你又不是王总,你管的了吗?我在这里等王总”。那时的她性格倔强有股冲劲儿,她用外表的坚强掩住内心脆弱的一面,在一问一答中她忍不住地眼泪流了下来。坐在她旁边的那男人抽出了几张面巾纸给她擦泪,然后站起身径直走到了办公桌后面的办公椅上,问:“现在你看我像王总吗?”,在听完她的叙述后,她遇上了一个来天津后的第一个贵人,结果建设方帮总包代付了她的分包劳务费,但是甲方提出了一个条件:尽快完善工程收尾,按时通过验收。那时的她像个男人一样没黑没白地整天盯在工地上,结果工程如期完成交验合格。后来那个开发商老总问她:“你还能干更大的活儿吗?”从此,她便承揽了该开发商四个小区一百多万平方米住宅的维修及售后。2003年,她注册成立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天津市顺鑫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01年左右,当时房地产市场冷,房子卖不出去,开发商提出了用房子冲抵工程款,许多施工方均不同意以房抵款,她却考虑到开发商的困难和不易,为了感恩开发商当年的出手相助,她主动找到了开发商带头用房子冲抵工程款。就这样,她当时抵债得到了60套商品住宅和6套底商。没想到她一份厚道一份福,房地产市场回暖后,她这批抵债房的售价都翻了几倍,仅此一项,就比她干几年的工程还赚得多。通过此事使她悟出了一个道理:做人要厚道、要懂感恩,如若不是自己做人厚道心存感恩,又怎么会有如此的福报呢?

二十多年间她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受过的伤、流过的泪、走过的荆棘、趟过的溪流,但回头看都觉得,这个世上没有翻不过的山,也没有趟不过的河,更没有过不了的沟坎。不过,她只是觉得,这些年为了事业打拼,对于父母子女、亲人爱人她亏欠了许多,现已人生过半的她,根本没有时间去回头看她自己曾经走过的那些路和趟过的那些河。人生就像一条没有返程的单行路,只能微笑着不回头地向前,无论前路遇到再大的困难和坎坷,她都会执着地坚持走下去,绝不轻言放弃,她有着一般常人所不具备的韧性和耐力。她说这辈子她的命很好,总是在遇到困难时能够得到家人和友人的帮助、安慰和支持,她说她这一生总是在山穷水尽时就发现了柳暗花明,她说天生我才必有用,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只要肯吃苦、肯付出、懂感恩、能坚持, 就一定能成功。

她虽为女儿之身,但她却曾走过令无数男人望而却步的荆棘山路, 更曾趟过令许多男人望洋兴叹的激流险滩,她曾受过伤、流过泪甚至还流过血,尽管一路上风吹坎坷、惊涛骇浪也未能阻碍她向前走不回头的勇气与决心,成功似乎已成必然。在她赢得了事业的发展的同时亦得到了社会的认可,她先后成立了湖北兆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天津威鹏投资有限公司、内蒙古津蒙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天津市顺鑫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2016年至2018年,她借国企混改公私合营之东风抓住国企混改之机遇,先后将中铁国建(天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中铁国建工程集团第一工程局有限公司、中铁国建工程集团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三家“中”字头企业收入麾下。这些年她名下的建筑施工、房地产开发、项目投资、贸易合作、能源开发等七家公司的业务遍布湖北、天津、内蒙、海南、襄阳、青岛、高碑店、鄂尔多斯等境内境外的多个省市,住宅产品类型不断丰富。开发建设了独栋别墅、联排别墅、低层官邸洋房、多层公寓、高层住宅、高层写字楼、城市综合体、大型社区、商用物业等高品质系列产品。

事业忙碌的她始终不忘社会责任和回报家乡,她二十岁加入中国共产党、从2011年开始连续两届当选为人大代表至今,现任中国公共关系协会常务理事、天津市公共关系协会副会长、天津襄阳商会荣誉会长/监事长、襄阳市楚商联合会常务副会长,并曾任天津市湖北商会常务副会长。

她十分热衷于慈善事业,这些年来她用于对孤寡老人和孤残儿童的救助、对贫困学生的教育资助、给老家建校修路等究竟花费了她多少的资金,究竟花了多少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去年她出资30万元资助了三个贫困学生,每人每年1万元。她捐资200多万元给家乡修建乡村公路、安装路灯。2008年5月汶川地震,她组织公司86名农民工,赴灾区参加抗震救灾和灾后重建,投入救灾物资、材料、器械和人工费等共计160多万元。

楚文化的代表人物、伟大的诗人屈原诗云: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王建林带着飞翔的梦想,带着无限的憧憬,仍然在漫漫长路上奋斗着, 求索着,追寻那个遥远而理想的梦……

关闭